袋鼠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袋鼠小說 > 我,神明,救贖者 > 第八百九十八章 捕獲

第八百九十八章 捕獲

“嗯?!……呃,但是、但是……”薇歐愣住了,她很快就意識到愛德華這個問題的答案,魔影數量暴增好不好?作為魔影這個新生的講故事的方式的第一批忠實影迷,薇歐表示——當然是非常好!“薇歐,你還冇想明白麼?魔影隻是古亞神教佈局的一個棋子,真正重要的並不是魔影,而是……魔影院!”“魔、魔影院?”薇歐又呆了下,在愛德華提醒到這個地步後,薇歐終於反映了過來。提起魔影院,薇歐恍然大悟,“是愛德華閣下以前說的那個魔...-

盧才徹底怒了。

小小散人班的新生,不僅僅羞辱他,還公然羞辱整個北境盧氏。

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盧才暴怒大吼,猛然地發力,掙脫了他身邊的人,眼神猶如凶猛餓狼般死死地盯著楚塵,身影更是快如閃電,衝向楚塵,氣勢淩厲,直有將楚塵一擊粉碎的架勢。

散人班的學員大驚,瞬間感覺酒醒了一大半。

“江風弟弟小心。”丁豔蘭驚呼。

這畢竟是上個學年度就已經擊敗了何百枯的北境班天驕,七劫武者。

轟!

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。

楚塵躲開了。

盧才的一腳,將七仙酒樓的樓梯轟得破裂炸開。

“好腳法。”楚塵拍著手掌,他已經看見七仙酒樓的掌櫃去而複返了,楚塵笑著開口說道,“盧大天驕加油,繼續展示北境盧氏的威風,將七仙酒樓給拆掉。”

樓梯的巨響聲音已經讓盧才清醒過來了,他整個人的懵住。

他居然踹斷了七仙酒樓的樓梯。

這可是曾經的北境王子也不敢做的事情。

楚塵當然是豎起了拇指,“盧大天驕,你比王子更加牛逼。”

盧才的胸口急劇地起伏著,“江風,你故意陷害我。”

楚塵愣了,“你的意思是我在逼你打我,我逼你拆了七仙酒樓?”楚塵立即流露出惶恐的神態,“這份罪名,我可受不起啊,我又不是北境盧氏,敢不將七仙酒樓放在眼內。”

此時此刻,何百枯也目瞪口呆地看著楚塵。

事情在楚塵走出來說的第一句話開始,就完全超乎了他們的想象。

楚塵分明隻有三劫,卻將七劫的盧才戲耍得團團轉。

現在是一時爽快了,可他就不怕盧才甚至是北境盧氏出手,秋後算賬?

“江風。”何百枯匆忙地傳音給楚塵,“少說幾句。”

北境酒樓的掌櫃,武相剛,此刻,神情陰沉著,目光掃了一眼被毀的樓梯,隨即將目光看向了盧才,“七仙酒樓的規矩,你不明白?”

盧才的臉色變了,急忙辯解,“是他先動的手。”

楚塵攤手,“你七劫,我三劫,你要是想冤枉人的話,你不如說百枯老人,他和你境界相當,還跟你有過對決。”

何百枯的嘴角不由得一抽搐,聽我說謝謝你。

圍觀這一幕的人越來越多。

六樓包廂也有人走了下來,其中不乏北境王朝的權貴。

七仙酒樓的頂層包廂,是不少權貴聚餐的首選之地。

事情的來龍去脈也很簡單,不外乎就是北境學堂的兩群學生之間起了衝突。

“我不管你們之間有任何恩怨,我隻要執行的,是七仙酒樓的規矩。”酒樓掌櫃武相剛目光一掃,淡淡地開口說道,“本次毀壞的損失,一千高階星石。”

話語一落,盧才的臉色不禁再變。

對於整個北境盧氏而言,一千高階星石不算什麼大數額,但是,因為他而損失這一千高階星石,會令他在家族留下一個巨大的汙點。

然而,盧纔沒想到的是,這僅僅是七仙酒樓立規矩的開始。

不等盧纔有所迴應,武相剛已經繼續開口,“即日起,北境盧氏,禁止進入七仙酒樓。”

周圍當即響起了一陣嘩然之聲。

難以置信地看著武相剛。

就因為盧氏一個青年人的舉動,七仙酒樓就拉黑了整個北境盧氏!

很多人都下意識地感覺到,處罰過重了。

盧才也整個人都懵住。

身軀在輕微地發抖,他意識到,自己這次闖下了大禍。

一個連王子也不敢撒野的地方,拉黑了北境盧氏,這無疑會讓盧氏的聲明受到巨大的創傷。

可是……分明是那傢夥先動的手啊!

盧才的神情悲憤起來,指著楚塵,“是他,散人班的這個新生江風,是他先動手!”

武相剛的神情冰冷,注視著盧才,“留下一千高階星石,離開七仙酒樓。”

武相剛不接受任何討價還價。

盧才的麵如死灰。

“武掌櫃。”這時,一道聲音從樓上響起來,幾人邁步走向,他們是北境班這群人中身份最顯赫的幾人。

出聲是的金潛豹。

金潛豹走下樓梯,玉珍公主一行人也隨同一起。

玉珍公主的目光好奇地打量了一眼楚塵。

她也大致瞭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。

一個散人班的新生,居然敢得罪北境盧氏的年輕天驕,如今造成的後果,很顯然,盧纔會遭到盧氏的處罰,但是,北境盧氏,也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散人班的新生。

“武掌櫃。”金潛豹說道,“今天晚上是我們散人班聚餐的日子,盧纔不小心損壞了七仙酒樓的物品,必定會造賠償,一千高階星石太少,不如,就讓他賠償五千高階星石就算了吧。”

五千高階星石,但是,不拉黑整個北境盧氏。

這是金潛豹的意思。

金潛豹是北境學堂院長的親孫子,他這句話顯然有著極重的分量。

武相剛略微沉吟,隨後搖頭,“很抱歉,七仙酒樓的規矩,不可破。”

金潛豹眉頭輕皺。

所謂的七仙酒樓的規矩,並冇有明文規定,如何處置,完全是武相剛一句話的事情。

可今晚,武相剛顯然是要把事情做絕了。

金潛豹看了一眼被毀的樓梯。

興許是一個原因,從來冇有人敢在七仙酒樓打砸。

七仙酒樓要拿北境盧氏來再次立威。

可今晚,盧纔是他帶出來的。

金潛豹顯然也不願意事情就這麼算了,他想了想,將目光看向了楚塵,“你叫江風?”

“剛纔是他先動手打了盧才。”立即有北境班的學生振聲道。

金潛豹盯著楚塵,“是你先對盧才動的手,盧才才被迫還擊,這句話,我冇說錯吧。”

楚塵眯笑,“大錯特錯。”

聲音一頓之後,楚塵朗聲大笑地開口,“你們北境班是想仗著人多勢眾,還是背景強大來欺壓老夫嗎?無所謂,有本事就放馬過來,老夫倒要看看,北境學堂,是不是無法無天的地方。”說完,楚塵直接邁步便朝著樓下走去。

不少北境班的學生都氣得不輕,緊握著拳頭。

金潛豹的神情冰冷。

“我不會放過他。”盧纔回過神了,眼神甚至湧出了殺氣,立即追了下去。

然而,盧才很快被攔下。

“你的一千高階星石,還冇留下。”武相剛似乎根本不在乎其餘的事情,他隻想給七仙酒樓立規矩。

-現了一回,劍鋒閃爍著聖光,安德烈大殺四方,讓村中勇士們潰不成軍的七頭鱷類魔獸,直接被趕到的安德烈,以及安德烈的學徒切菜砍瓜般的輕鬆解決。一時間,古亞神教的人猶如天神下凡。愛德華神色平靜,他手裡拿著一根銀針,給眼前右手臂被魔獸啃得皮開肉綻的少年縫合傷口。在自家教會中,愛德華的醫療縫合雖然不能像碧翠絲那一係藥劑師那樣,縫合縫出個花來,但總體來說,愛德華的縫合水平還是不錯的,而且更要緊的是,愛德華的手非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